崔永元之恶

洪广玉 2019-07-0916:37:11 评论 2,827 views

崔永元之恶

昨天,农业农村部副部长张桃林在答记者问时,正面回应了一个网络传言,即“农业部食堂不吃转基因?”张桃林的回复克制、严谨,做了一个官员能够做出的回复。

但说实话,我对这种回应的效果不抱什么期待,因为当崔永元晒农业部食堂使用“非转基因腐竹”“非转基因大豆油”时,这本身就是一个无厘头的指控,你的任何回复等于都是先承认他的强盗逻辑。作为一个思维正常的人,应该反问,农业部食堂为什么就不能用“非转基因腐竹”?为什么农业部食堂就不能用非转基因大豆油?

这种指控,好比是逮着科技部就问,你们支持中国科技发展,为什么员工用苹果手机?逮着教育部问,你们管中国的教育,为什么子女去美国留学?当然,我也可以逮着崔永元问,你这么反对转基因,为什么还让女儿去转基因食品满街的美国?

一个理性的人应该理解,虽然农业部管理农业转基因,但其食堂可以用转基因食材,也可以不用转基因食材,只要不躲着转基因食材就好。当然,躲着非转基因食材也不行,因为非转基因作物也是农业部监管的。

在农业部的食堂里发现了非转基因的腐竹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市面上还没有转基因的腐竹(对此我已详细分析,见:http://t.cn/E44Xp20);使用非转基因大豆也不能说明什么,那个九三大豆油是个东北老品牌,农业部食堂采购它又怎么了?

崔永元之恶

在这条微博中,崔永元拿着李铁去世的妻子对李铁说事,崔永元的导向是吃转基因会导致患癌。

崔永元之恶

这是崔永元近期接受采访时的说辞,导向是吃转基因会对孩子有危害。

崔永元之恶

崔永元公开造谣国家投毒。

但很可惜,崔永元的粉丝已经没有这种正常的思维能力。他们的认知是,农业部支持转基因就应该吃给他们看,为什么要吃给他们看呢?因为他们脑子里怀疑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就不相信其他人是真心支持转基因,所以他们想看到农业部的人“也不吃转基因食品”,以印证他们那疑神疑鬼的认知,加强一点微薄的存在感。

他们不仅用这种方式质疑农业部,还在网络上到处问支持转基因的人,最常见的问题就是“你吃转基因吗”“你家人吃转基因吗?”“你先吃上十年,直播给我们看,敢吗?”

他们不相信也理解不了有些人可以凭借对科学知识的理解就坚定支持转基因技术——这种态度跟中国农业部支不支持转基因无关,他们更想不到支持转基因的人完全不在乎一个产品是不是转基因的:有时更愿意买转基因,有时也无所谓,因为支持转基因本质上是支撑科学发展,产品只是其一种形式。

崔永元的粉丝之所以失去正常的思维能力,与崔永元利用传播技巧,对其粉丝“洗脑”,不断强化他们的错误认知和错误思维方式有关。

曾经有一个做育种的老院士问我,“你觉得崔永元是个好人吗?”老院士太单纯了,还停留在以“好坏”来判断人的年代。

我没法直接回答,只想说,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反对转基因,不管他是崔永元还是张永元,也不管他是主持人、教授或官员,我们不应以一个是否反对转基因来判断他的好坏。但是,崔永元完全不同——我认识过很多质疑、反对转基因的人,只有崔永元是反对转基因,而且是利用、操纵转基因话题来达到他的欲求和目的。

崔永元的欲求和目的是什么?是因为当他在2013年陷入和方舟子的争论后,由于科学事实根本不站在崔永元这边,只要争论持续下去,崔永元必定处于明显劣势,崔作为名嘴,自不甘心,他很快就发现了一个妙招:利用支持他的人,聚拢他们!虽然这些人可能也不懂转基因是什么,但只要人数够多,声势够大,虽不能夺回科学的高地,却能占据道德的制高点,这比站在科学的高地还好用。

崔永元的这一发现在他的“赴美转基因调查视频”发布后得到了验证。尽管这个视频在科学上错漏百出,从新闻调查的角度来说也完全是负分,但他还是收获了“群众”的巨大赞美。直到今天,还有人会说,你看崔永元多有良心,为了守卫中国的食品安全,自费百万元赴美调查转基因,就冲这点就该信崔永元。崔永元在这个视频中收获的不是什么见识,而是打开了操纵转基因话题的秘密之门,这道门的背后对他是个宝藏。

崔永元之恶
崔永元之恶
崔永元之恶
崔永元之恶

农业部2002年就明确规定对转基因标注,崔永元与“知情权”毫无关系

在此之后,他上怼天下怼地中间怼空气,不说中国的科学家和科普人士,诺贝尔奖获得者也不在眼里,挂几个农大学生更是小菜一碟。他嘴上说着要追究转基因的真相,微博上频频转着转基因谣言,因为他的粉丝会把谣言当作真相。他的粉粉喊了几年的要“知情权”,崔永元却连中国早在2002年就制定了转基因标识法规都不敢告诉他们。

以他的新闻经验,他完全知晓如何挑起一个话题,以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比如,他发几张大连港运往美国的非转基因大豆,然后说,“用途:饲料,运作美国。去年运去28万吨。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人不如美国狗。”——“从这个意义上讲”用得尤其精妙,它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故意误导”的自责,又达到了故意误导的效果。你不能不佩服崔永元的传播技巧。

崔永元之恶

如果说崔永元发了一千条微博,这种传播手法用了两千回。我还得说,你不能不佩服他,一般人也许可以学他一两次,但学不了他的精髓——它的精髓在于如何将粉丝的情绪保持在一个恰当的高度和温度,即不能让粉丝丧失新鲜感,又不能挑拨得太快导致无法控制——就好像是飙车,崔老师飙得还是公共汽车,一车的人,既不让让人觉得马上就要下车,又不能开得过快让他们想抢方向盘。总之,保持那个爽度是不容易的,但崔老师做到了。

在这里我还要替崔永元说句公道话,他显然不是为了卖“生态食品”而反转基因,一则因为他刚反对转基因时未必料到能成为一笔生意,二则他并不真的有做实业的兴致,他原本以为卖食品是他反转事业的补充和延伸,没想到失算了,平白丢了些道德阵地。

好在崔永元及时和食品生意切割,扭转了航道,让他的粉丝继续上车。而他的粉丝在崔永元的车上飙了几年后,已经无法再理解正常开车的人,理解不了骑自行车的人、走路的人。

崔永元跟他们明示或暗示了几百回转基因的危害、政府的不负责任、人心的险恶后,他们只要一打开微博,脑回路就自动跳到那个热血的、生死攸关的频道。崔永元是他们的守护神和领路人,他们负责往前冲。

崔永元之恶

崔永元与施建祥

原本崔永元可以这么不紧不慢地玩下去,然而,突然倒塌的“快鹿集团”成为一个X因素,这个事件和当年的“方崔之争”盘面相似,崔永元作为通缉犯施建祥的好友、 “当天贷”的形象代言人,“当天贷”爆雷后,崔永元原本是岌岌可危,且不说按照《广告法》第五十六条,崔永元可能要承担连带责任,至少也要面临道德指责。

崔永元之恶

好在“快鹿事件”本身如同乱麻,崔永元趁其对手尚未醒悟之际,及时使出了“举报偷税”的奇招,又一次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同时还将公众视线引到相对安全的电影《大轰炸》话题上,避开了“当天贷”的法律问题。

因为投鼠忌器,他又“安全”了。

崔永元之恶

崔永元为什么当时不检举?为什么要拖了很多年才检举?直接当着崔永元的面拿走“一书包的钱”,崔永元当时扮演了什么角色?崔永元的迷粉从来不会去思考这些问题,他们只会做复读机:你们诬陷崔老师。

在这个过程中,崔永元操控《大轰炸》和逃税的话题,如同他操控转基因话题一样轻车熟路。所谓转基因的危害,就像崔永元的一抽屉合同一样,可以反复说,但绝对不会真正交出来。

通过操控粉丝和媒体,崔永元裹挟了巨大的势能,已经停不下来。但是,这强大的能量也暗含毁灭的力量,他的粉丝越多,欢呼声越激烈,他越是如履薄冰,因为他在转基因话题上的科学劣势,他卖食品而产生的名誉损失,他在“当天贷”项目中的道德欠账,都只是隐藏着,并不是真正消失了。

这么多粉丝看着他,指望着他,谁也不知道他接下去会怎么做,也许是继续操控着粉丝,也许是发起一次总攻,鱼死网破。

最后我想说,我仍然相信崔永元本性是一个好人,如果不是好人,他不会这样苦心孤诣的维系下去。但我们看到的崔永元不算是一个好人,不是因为他反对转基因,而是——他一次次、一年年的利用和操控他的粉丝。他让他的粉丝跟着他High,跟着他四处树敌攻击一切。他自己偏执、无知,连带他的粉丝也活在一个扭曲的、狭隘的世界里。而且,那些最忠实的粉丝由于接受了足够多的谣言和错误信息——它们形成了牢固的“攻守同盟”和“包围圈”,这些粉丝像掉进了深坑里,再也无法挽救了。

当然,这个社会——包括我们这些批评崔永元的人,也应该真诚反省,我们没能在崔永元抛出那个最蹩脚的转基因调查视频时,就给他足够的告诫和惩罚。在美国,华盛顿州立大学一位名叫Benbrook的教授,因为三年来只接受有机食品的资助却没有争取到一次公共研究经费,而被学校解除工作合同。而我们这里,因为崔永元能够带来可观的利益交换,让他去传媒大学当了教授。

崔永元之恶

当然,这个社会——包括我们这些批评崔永元的人,也应该真诚反省,我们没能在崔永元抛出那个最蹩脚的转基因调查视频时,就给他足够的告诫和惩罚。在美国,华盛顿州立大学一位名叫Benbrook的教授,因为三年来只接受有机食品的资助却没有争取到一次公共研究经费,而被学校解除工作合同。而我们这里,因为崔永元能够带来可观的利益交换,让他去传媒大学当了教授。

 

洪广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