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钧甯号召中国人少吃肉,到底有没有道理?

科学未来人 2019-04-1712:34:25 评论 3,991 views
摘要

对他们代言的“少肉,才是我的菜”宣传,没有好感。

张钧甯号召中国人少吃肉,到底有没有道理?

张钧甯很好,郑恺很好,黄轩很好。对三个人没意见。

但对他们代言的“少肉,才是我的菜”宣传,没有好感。

这两年,北京、上海的地铁站、虹桥机场突然看到大面积宣传海报。先看见黄轩,再是郑恺和张钧甯,“少肉、少肉、少肉”。感觉很怪,因为“少肉”在营养学上并不好,特别是牛肉、海鲜的肉等提供高质量蛋白质的肉为什么要少??少吃加工肉类倒是对的。显然,“少肉”的宣传主张是为了达到别的目的。那就是呼吁减少碳排放,激发中国人环保意识,让思想浑然不同的他们现在就行动或在未来配合行动。

三人都是跟注册地在美国、总部在美国的野生救援(WILDAID)非营利非政府国际环保组织合作。WILDAID官方网站明确大段大段写道:“畜牧业排放的温室气体是全球变暖的主要原因之一。排放温室气体最多的两种产品是牛肉和牛奶。无论就土地、粮食或水某个单独因素,还是就整个生态系统而言:既喂饱全世界的人,又满足畜牧业发展的需求,是不可能同时实现的。”

但是,有几个重要的问题笔者需要说明一下。

不能喂饱全世界,所以中国人就要少肉?以“可持续生活方式”生活?请不要忘记,中国成年人平均身高还不如日本人高(男:167vs170,女:156vs158),青少年身高从2010年起才赶上日本,但体能素质还远不如。中国人均年收入只有两万九,农村只有一万四。以安徽省人均工资收入TOP2的马鞍山市为例,妇幼保健医院的孕妇中六成家庭人均月收入<2000。六成!这些孕妇能吃到多少牛肉?生下的孩子能喝到多少牛奶?还要“少肉”?这适合在现阶段中国大力倡导吗?只为减少碳排放?不如先让孩子吃壮点,先赶上日本孩子再说吧。

别忘了,造成温室气体排放的大户是牛肉,而世界上牛肉生产、消费第一大国是WILDAID的注册地美国。进一步,WILDAID找的代言人黄轩、郑恺、张钧甯,他们的饮食做到减少碳排放大计、符合“可持续生活方式”了吗?存疑。

黄轩的微博放着吃酸菜肘子、烤小香肠的美图,后来“少肉”了吗?张钧甯长期健身,高品质肉类和蛋白质吃的够“少肉”?不是带谢霆锋去品尝姜母鸭,“一口肉一口汤吃得谢霆锋赞不绝口”吗?而郑恺,之前是肉食动物,外号小猎豹,亲手做和摆拍肉类美食,现在已全部删除。他的妈妈在思南公馆有高档餐厅,去点688牛肉拼盘的人也“少肉”?还有卡梅隆和施瓦辛格,两人合作的少肉宣传片在三里屯发布,以呼吁中国人关注气候变化,饮食少肉。但怎么就想起来找施瓦辛格宣传“少肉”的?

真正的问题是搞错了宣称对象。真想做真·公益的话,不是应该多多给那些最浪费、生活方式最不可持续、碳排放是别人3倍以上的“他们”做宣讲吗?这似乎只是一种宣传策略而已。在大的方面,让中国为其他低收入、发展中国家做榜样,主动、大幅削减碳排放,为“地球减负(WILDAID宣传语)”。小的方面,让平民为其他更穷、更吃不上牛肉牛奶的人做榜样,主动、大幅削减碳排放,为“身体减负(美国众议院、theAtlantic、WILDAID宣传语)”。

然而,对平民以及平民国家以外的“他们”,高碳排放的生活方式只是高品质生活的标配(大排量汽车、大功率空调、游泳池、烘干机、各种一次性餐刀丶餐勺丶纸杯丶盘子,各种生活用纸……)。还有,“上等黑毛猪肉和苏北散养老鸡,与花胶、鱼翅群、凤爪一起熬汤。阿拉斯加帝王蟹、澳洲大响螺、加拿大象拔蚌……据说全都是当天空运而来的鲜活海鲜。谁吃谁爽。(以上菜品均出自思南公馆)”

这很让人讨厌。所谓环保组织的宣传,让人很容易想起封建主对农民的洗脑,告诫他们要养成吃苦耐劳、甘于平淡、默默承受、寄希望于来生来世的价值观念。人类学家把这称之为“去势”。一开始,技术娴熟的庖丁把刀子慢慢割下来时,一点都不觉得疼。但再麻木多一会,去势完成,就对那些“高品质生活的标配”没有感觉,反而会觉得“少肉,才是我的菜。”“蔬食,是我送给TA爱的礼物”。

实际上,全体中国人都是人类的一分子,他们以猪肉为主的肉消费量只有美国人以牛肉为主的肉消费量的一半,人均碳排放更是只有美国人的三分之一,距离“少肉”的标准、碳排放要严控的标准应该都还远着呢。我们是要为“地球减负”,但好的牛肉高品质的蛋白质供应也要提高。碳减排的事情,我们要公平分析,公道分一分任务。人人有责,绝不能“我减排了,你再减排”,或“我多减排了,你就不用减排了。”

科学未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