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周刊》、教皇和言论自由

子曦 2021-01-1611:32:12 评论 394 views

作者:杰里•科里(Jerry A. Coyne)

译者:子曦

 

译者按

2015 年1 月7 日 法国巴黎《查理周刊》总部被两名恐怖份子袭击,包括一名主编在内的多位周刊工作人员遇难。该杂志是法国知名的左翼讽刺周刊,所刊文章、图片时常批评法国政府、极右派和各类宗教。袭击震惊了世界,全球绝大多数政要和民间团体都予以谴责,人们纷纷走上街头哀悼受害者和声援言论自由。就在此时,教皇方济各却发表言论指责《查理周刊》的行为越界。对此,芝加哥大学生态和进化系教授杰里•科里(Jerry A. Coyne)在《新共和》杂志上撰文,批评教皇干涉言论自由,强调批判宗教的权利是民主价值的一部分。

正文

教皇针对《查理周刊》的发言错了。我们有权利取笑宗教。

巴黎《查理周刊》总部大屠杀事件在两个方面成为反恐战争的一个分水岭。首先,除了对宗教信仰的盲从之外,几乎不可能为谋杀者定位任何其它理由。和许多穆斯林一样,凶手认为取笑甚至描绘他们的先知穆罕默德是死罪。否则为什么恐怖分子的目标不是法国政府办公室而是《查理周刊》总部?宗教动机直接否定了许多护教者的观点,他们声称伊斯兰恐怖主义是被压迫者对西方殖民主义的反应。这一悲剧也促使人们不得不承认,宗教确实会让人做可怕的事。

多元文化和启蒙,我们正在经历这两条自由主义宗旨之间历史性的交锋。吸收移民可以在许多方面丰富社会,但如果那些移民要求公众遵从他们与民主价值观相冲突的宗教,就不是这样。

我特别提到言论自由:批评或取笑任何东西的权利,只要你不直接煽动暴力。因为行使这一权利,《查理周刊》的10 名职员被清除。当然,并非所有的穆斯林,在穆罕默德被毁誉或描绘时都参与骚乱和杀戮,但观点是如此普遍,西方世界终于意识到了这对民主意味着什么。

《查理周刊》、教皇和言论自由

“我是查理”迅速成为全世界支持言论和出版自由的人们的口号

有人会认为天主教,一个以西方为主体公共团体,会和由巴黎事件所激发的开明人士之间的团结保持一致。错了。教皇方济各,梵蒂冈的声音,已经宣告了言论自由应该受到限制:虽然讽刺和嘲弄不能成为谋杀的正当理由,他们不应该走得太远——就此教皇表明批评宗教应该是禁区。

在本周前往菲律宾的行程中,方济各,在谴责“以上帝名义的谋杀”之后,仔细地限定了如《查理周刊》这样的杂志应该走多远:“人不能去挑衅,不能侮辱别人的信仰,不能取笑信仰。”然后,他伴随着对空挥拳猛击,将讽刺宗教和侮辱了他母亲的“冒犯性”行为做了个隐晦的对比。“如果加斯帕里博士,一位好朋友,对我的母亲出言不逊,那他就等着挨一拳,”方济各说。 “这是正常的,这是正常的。”

姑且不论教皇无视耶稣“打左脸、给右脸”【译者注:意即甘受侮辱】的训导,他把讽刺宗教和侮辱一个人母亲拿来比较就是荒唐可笑的。《查理周刊》的讽刺画和其它对宗教的嘲讽(该杂志取笑了所有信仰,包括天主教),并不是为了侮辱信教的人或仅旨在冒犯,而是让人们关注信仰所造成的有害影响。比如,该杂志经常点名梵蒂冈,批评其对如瘟疫一般的神父性侵儿童事件的不当处理。

《查理周刊》并没有点出穆斯林的名字,它指的是伊斯兰教。是时候让每个人,包括教皇方济各,领悟这二者之间的差异了。侮辱人和批评他们的信仰是不同的,即使后者引申至前者。正如政治观点可能造成伤害,宗教观点也会,认为宗教是禁区而政治不是,就是给信仰赋予不必要的特权。

人们开始认识到这一点,正如在遍布西方国家的众多集会和团结力量的展示中可以看到的,一些穆斯林也宣告讽刺的权利同样适用于伊斯兰教。新的YouGuv民意调查发现,63%的美国人认为保护言论自由比“保护真诚的宗教信仰的尊严”更重要,而只有19%的人持有相反的观点。

《查理周刊》、教皇和言论自由

屠杀事件后的新一期《查理周刊》的封面

但是,在一个对宗教友好的世界,这种认识的实现仍然艰难。许多媒体为了表现出对信仰的遵从,还是拒绝转载屠杀后新一期《查理周刊》发布的感人的封面;胆怯者的名单包括BBC、《电讯报》、NBC新闻台、CBC和天空新闻台。其他的,如美国的天主教联盟主席比尔•多诺霍,认为对于讽刺画“穆斯林的愤怒是正当的”,这危险地接近为《查理周刊》的谋杀者开脱,就像教皇方济各一样,在宣告不可以被嘲笑的权力上,将穆斯林和天主教徒混为一谈,这令人痛心。即使是我自己大学的学生报纸也认为,“虽然学生们相互挑战对方的意见是非常重要的,这不应该以学生的精神健康或人身安全为代价。”

人身安全,同意;精神健康,不对。娇纵易被分歧所触怒的脆弱情感,其代价是民主的消亡。因为言论自由,包括嘲弄或苛责我们所反感的观念,是民主的军火库,而讽刺是最有效的武器之一。这种武器有时伤及自身,如我们上周看到的。但是向“伤害感情”投降,将最终侵蚀让西方成为移民磁铁的基本权益。确实有一种“权力”我们不应该有。正如遭受了几十年激进伊斯兰群体封杀和死亡威胁的萨尔曼•拉什迪曾经说的,“任何人都没有不被冒犯的权利。”

子曦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