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腐败世人皆知,三年疫情变本加厉

项栋梁 2023-08-1320:45:35 评论 2,889 views

医药领域存在普遍而严重的腐败,是每位中国人都知道的事情。过去三年,以抗击新冠疫情的名义支出的公共卫生经费史无前例,而且大多是走特事特办的非常规流程,其中贪污腐败的变本加厉可想而知。

医药腐败世人皆知,三年疫情变本加厉 这些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我就不多说了,主要讲讲社会上对医药腐败普遍存在的认知误区。

医药腐败重点不在医生腐败

很多人把医药领域的腐败等同于医生的腐败,说医生收红包、开药拿回扣、接受医药代表性贿赂……这些现象当然客观存在,但无论从涉案金额还是腐败性质来看,医生的腐败相对于医药领域行政系统的腐败都是小巫见大巫。

一名大城市三甲医院的主治医生,年薪可能十几二十万,其中一些人通过收红包、开药拿回扣等方式再多拿十几万,这当然也是腐败,但肯定算不上严重。

一名大医院的科室主任,尤其是心外科、肿瘤科等“高消费”科室的主任,合法年收入大概能有三五十万,其中一些胆子大的通过药品器械回扣等方式一年再捞个一两百万,这当然是严重的腐败,但只怕还算不上罪大恶极。

医药腐败世人皆知,三年疫情变本加厉

真正影响深刻、后果恶劣的,是各医院行政系统的腐败,是卫生管理行政系统的腐败。

医药领域有业务和管理两条线,但由于医药领域专业性极强,这两条线之间的内部人才交流相比其他行业要少得多,相应的,隔阂也要深得多。资深医生转为优秀管理医疗管理人才的极少,而行政管理人员则是不可能转为医生的。

本来应该有医院管理或者公共卫生事业管理这样的综合专业人才来弥合这一鸿沟,但现实中,我国医院管理专业培养的人才完全无法满足实际需求,培养方案也相对国际水平落后很多。

专业线和管理线的人才隔阂造成了我国医院管理体系的落后与封闭,进而又造成了医院行政管理体系对于医生护士所代表的专业体系的绝对碾压。医院要采购什么药品、设备,要采购哪一家的,医生几乎没有发言权。

这还不止,在医院之上,还有政府卫生管理系统对医院的绝对碾压。小型设备和一般药品的采购可能院长这个级别还能拍板,那些数百万上千万的设备采购和大宗药品采购,基本都是市级卫健局的领导才有决定权。

例如新冠期间,各医院采购哪家公司的核酸试剂,优先推哪家公司的疫苗,院长就根本没有发言权。

综上,医药医药腐败的源头和大头不在医生,而在医药管理的行政体系。

开药回扣实质是逼良为娼

还有一个很多人误解的问题是医生拿药品回扣的性质。我们当然不能排除有些利欲熏心的医生在利益的驱使下多开药、开贵药,但更多医生选择给患者开“回扣药”,开可有可无的中成药,原因其实是科室和医院的指令,属于职务行为。

药品回扣之风如此普遍,根本上是因为我国的公立医疗体系一直没能摆脱【以药养医】的困局,医生开药拿回扣本质上是一种逼良为娼。

医药腐败世人皆知,三年疫情变本加厉

以药养医是老生常谈,也是沉疴顽疾。通过医药改革来破除以药养医说了十几二十年,这档子破事儿仍然没有看到根本性的扭转。10块钱的挂号费在公立三甲医院仍然大行其道,药品回扣又怎么可能禁绝呢?

有时我也很纳闷儿,到底是中国的医生配不上人均50以上的挂号费,还是中国的患者配不上诊疗费50以上的医生……

医药浪费比腐败更加严峻

最后再说一个和很多人认知相违背的观点,中国医药领域最大的问题其实不是腐败而是浪费。

看一个普通感冒,原本20元钱的退烧药就能解决问题,绝大多数医院都会开出100元以上的大处方和200元以上的检查单来。什么止咳化痰,什么清热解毒,什么清咽利喉,什么消炎杀菌,反正不管有用没用都给配上药,什么胸部CT,什么抽血化验,不管有没有指征,反正都安排查一遍……

这一番浪费操作下来,本来20元钱退烧药能解决的问题,没个三五百根本走不出门诊。

在心脑血管、肿瘤等大病治疗中,浪费的情况也有过之而无不及,什么升白针,什么血管营养针,什么保肝药,什么固本培元,很多不仅对病情没有任何好处,而且加重病人的代谢负担,令患者雪上加霜。

还有因为病历信息不互通,检查结果不互认造成的重复检查,既浪费医保基金和患者血汗钱,还贻误病情,折腾患者家属。

真正要想节省医保基金,想要在有限的公共卫生支出基础上为患者提供更优质的医疗服务,遏制医药浪费比打击医药腐败要有效得多。

当然,医药浪费之所以难以遏制,或者说决策者不愿意遏制,其中很重要一个原因也是因为其中有腐败存在。

在这个层面上,医药浪费和医药腐败又是殊途同归了。

项栋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